斯特拉斯堡穷游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被告人申新文、胡仲文犯故意傷害罪案

本案例經四川省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年第10次審委會討論通過

(本案例東坡區法院供稿)

被告人對被害人實施故意傷害行為誘發被害人自身疾病導致被害人死亡,在被害人的死亡為多因一果的情況下不能將被害人死亡的全部責任加于被告人,為實現罪責相適應,在依照法定最低刑量刑仍然過重時,可以在法定刑以下減輕判處刑罰

                 ---被告人申新文、胡仲文犯故意傷害罪案

 

關鍵詞  故意傷害  死亡原因 多因一果  減輕判處刑罰

裁判規則

被告人對被害人實施故意傷害行為誘發被害人自身疾病導致被害人死亡,在被害人的死亡為多因一果的情況下不能將被害人死亡的全部責任加于被告人,為實現罪責相適應,在依照法定最低刑量刑仍然過重時,可以在法定刑以下減輕判處刑罰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2009年修正)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第六十三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2011年修正)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第六十三條第二款

案件索引

四川省東坡區人民法院(2010)眉東刑初字第 51號(2010年8月18日)

最高人民法院(2011)刑核字第44號(2011年9月6日)

基本案情

被告人申新文、胡仲明和被害人何宗康(歿年55歲)同住在眉山市東坡區原銀鵬大酒店門口的廢棄房內,均以拾荒為生。平時申新文和胡仲明外出拾荒,每天提供20元錢和提供煙酒讓何宗康在房內看守廢品。申新文和胡仲明曾懷疑何宗康經常偷撿的廢品去賣,對何宗康產生不滿。??年9月29日下午4時許,申新文和胡仲明在廢棄房內睡覺,何宗康酒后辱罵申新文和胡仲明,還動手毆打胡仲明。申新文勸阻未果,便先后以拖鞋、磚頭、木棒毆打何宗康,并質問其偷賣廢品一事,何宗康予以否認。胡仲明見狀先后用皮帶、木棒毆打何宗康。申新文用水果刀捅了何宗康手心,并叫胡仲明搜何宗康的錢。因沒搜到錢,胡仲明和申新文先后用皮帶毆打何宗康,后二人從何宗康睡覺的席子下搜出6.5元,便拿了錢出去吃飯。當日下午6時49分,何宗康被人送往眉山市骨科醫院救治,后因搶救無效于當日20時20分死亡。經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鑒定,結論為:1、何中(宗)康的死亡原因主要為冠心病所致死亡;2、何中(宗)康的死亡與所受外力打擊有一定因果關系,參與度為30%-40%。

裁判結果

四川省東坡區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8日作出(2010)眉東刑初字第 51號刑事判決: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申新文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胡仲明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后,公訴機關未提出抗訴,被告人未提出上訴,眉山市東坡區人民法院依法層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認為眉山市東坡區人民法院(2010)眉東刑初字第51號刑事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于2011年9月6日作出(2011)刑核字第44號刑事裁定,依法核準判決。

裁判理由

四川省東坡區人民法院(2010)眉東刑初字第 51號刑事判決認為,被告人申新文、胡仲文與被害人何宗康發生糾紛后,二人對何宗康進行毆打致其死亡。根據法醫鑒定結論:何宗康死亡原因主要為冠心病所致死亡;何宗康的死亡與所受外力打擊有一定因果關系,參與度為30%-40%。因此,何宗康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冠心病所致,何宗康的死亡與外力打擊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因此申新文、胡仲文的故意傷害行為是導致何宗康冠心病發作致其死亡的誘因。被告人申新文、胡仲文的故意傷害行為與何宗康的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二人應當對何宗康的死亡承擔刑事責任。關于公訴機關指控的搶劫罪。東坡區法院查明,二被告人與何宗康共同生活在廢棄房,申新文和胡仲明外出拾荒,每天提供20元錢和提供煙酒讓何宗康在房內看守廢品,本案系何宗康酒后辱罵申新文和胡仲明,動手毆打胡仲明引發。案發當日二人毆打并強行搜身拿走何宗康藏在席子下的6.5元,原因在于為懷疑何宗康偷二人撿的垃圾賣,且事前未通謀,主觀上并無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構成搶劫罪。根據法醫鑒定結論:何宗康死亡原因主要為冠心病所致死亡,何宗康的死亡與所受外力打擊有一定因果關系,參與度為30%-40%。何宗康的死亡為多因一果,二被告人對何宗康患有冠心病并不知情,二人的故意傷害行為誘發了冠心病,從而導致何宗康死亡。但如果將何宗康死亡的全部責任加于二被告人顯然與其罪責不相適應。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法定最低刑為有期徒刑十年,依照法定最低刑量刑仍然過重,鑒于本案的特殊情況,可以在法定刑以下減輕判處刑罰。該裁判理由獲得最高人民法院的核準裁定的支持。

補充說明

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了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情形。但什么情況屬于法律規定可以在法定刑以下減輕處罰的“特殊情況”,可以在法定刑以下減輕處罰很難把握。同時據了解,最高人民法院每年核準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案件僅有四十余件,主要針對外交、國防等涉及國家重大利益的案件。本案是1997年眉山設立地區以來唯一一件成功報核案件,本案的核準對于如何準確把握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具有重大意義。

(一)本案二被告人的行為與被害人的死亡之間具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

經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鑒定結論:1、何中(宗)康的死亡原因主要為冠心病所致死亡;2、何中(宗)康的死亡與所受外力打擊有一定因果關系,參與度為30%-40%。因此本案被害人何宗康死亡主要是冠心病發作死亡,二被告人與被害人發生糾紛后分別用拖鞋、磚頭、皮帶、木棒毆打何宗康,并用水果刀刺何宗康的手心,二人的故意傷害行為,是誘發冠心病的直接原因,是何宗康死亡的次要原因,沒有上述毆打就不會誘發被害人冠心病發作死亡,因此二被告人的傷害行為與被害人的死亡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二被告人應當對被害人何宗康的死亡結果承擔刑事責任。

(二)二被告人不具備法定減輕處罰情節,但不在法定刑以下減輕處罰無法做到罪刑相適應

對指控的故意傷害罪是否應當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合議庭評議形成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雖然被害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不是二被告人的傷害行為所致,但二被告人的傷害行為屬次要原因,與被害人的死亡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二被告人應當對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承擔刑事責任。二被告人無法定減輕處罰情節,對其只能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考慮到本案屬多因一果的情況,可對二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第二種意見認為,刑法對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法定刑是以傷害行為系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甚至是唯一原因作為標準配置的。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不是二被告人的傷害行為所致,二人的傷害行為只是導致被害人冠心病發的誘因,如果將自身原因和誘因共同導致的死亡后果所產生的刑事責任全部由被告人承擔,顯然無法做到罪責相適應。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法定最低刑為有期徒刑十年,依照法定最低刑量刑仍然過重,可以依照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在法定刑以下減輕判處,并層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合議庭傾向于第二種意見。

審判委員會討論時,也存在上述分歧,但傾向于合議庭的第二種意見,即對被告人在法定刑以下減輕處罰,理由是:本案被害人何宗康死亡主要是冠心病發作死亡,二被告人的故意傷害行為是何宗康死亡的次要原因,二被告人事前與被害人何宗康共同生活,關系密切,本案案發突然并無預謀,二被告人對被害人患有冠心病并不知情,如果將自身原因和誘因共同導致的死亡后果所產生的刑事責任全部由被告人承擔,顯然有失公允。最終,審判委員會同意合議庭的傾向意見作出判決。上述判決也得到眉山中院、四川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支持。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斯特拉斯堡穷游 中国竟彩网 山西新11选5走势图表i 安徽11选5组选走势图 微信捕鱼0.01-20元炮 火龙果计划网页版 丝袜高跟性感美女 快播里的日本av 爱丽丝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 京东小店加盟条件 免费时时彩一期一计划 32棋牌游戏 甘肃快三走势图开奖号 老公去北京赚钱养我了 推荐办卡赚钱真实吗 彩发发下载v0.1.0